又耳在左

在这方寸地里请以自己为中心

我要学习了。

#四点出逃
#欣赏一座建筑的最好方式就是仰起头看它
#“建筑+风景+人=好图” 真是完美的公式
#想拍人像却没有直视路人警惕眼神的勇气
(你个怪丫头离我远点儿啊!)
#时隔好久又来海关走路啦 但是经常被放出来散步的[em]e400342[/em]吓得东逃西窜
“哎哟喂!”
“它不会咬你的啦!”
“我怕啊……”
#突然又燃起了摄影的快乐 他们可能并不知道我其实是在拍他们
#生活若永远像今天这样惬意未免太幸福了吧——
#六点回家。

以为长大后事事都能如愿以偿
到了这个年岁后觉得
其实也没有什么不一样。

【皇权富贵】我の粉色军训/完 07-09

  <07. 我不愿辜负你的喜欢 >

  

  “副连长,下午让我带方阵排吧。”

  “怎么好好的突然要带方阵排?”

  “我的很多学生在那里啊,我去的话,他们可能会更快适应这种高强度练习吧……”

  范丞丞一本正经地看着女教官。

  “嘁,”女教官像识破小孩把戏似的笑了笑,“随你。”

  “谢谢啊~”

  范丞丞笑着抓了抓后脑勺。

  

  

  “捧腹练习准备!接下来定腿,我喊‘一’的时候抬左腿!”

  “一!”

  所有人齐刷刷地伸出左腿,然后又一大片一大片的因重心失衡而踉跄倒地。

  一米九的卜凡摇曳得像风中的稻草。

  当...

【皇权富贵】我の粉色军训 04-06

  <04. 被爱灌满的水瓶啊 >

  

  “军姿定型十分钟。”

  “不舒服的打报告出列!”

  “全体队友,重心前倾!”

  

  一双军用胶鞋出现在低低的帽檐之下。

  “你能看到我的眼睛吗?”

  “报告教官,看不见。”

  “你的帽子戴的太低了,要是站着睡着了我都发现不了。整理一下,动!”

  “是!”

  黄明昊伸手把帽檐往上翻,可一脱手,帽檐就自动反弹回来,再次遮住他的大半张脸。重复几次,皆是如此。

  范丞丞啧了一声。

  “报告教官,这个帽子……”

  话没说完,一双骨节分明的手伸了过来。

  “哼,大学生,连个...

【皇权富贵】我の粉色军训 01-03

  <01. 我期待着每天和你相见 >

 

  [你见过A大早晨六点半的天空吗?}

  卜凡端起手机朝日出的方向拍了一张照片,确定文案没有错别字后点击发送键。

  “卜凡,发完朋友圈就赶紧把手机交了,军训不让用手机。”军训负责人王琳凯把书包背在胸前,敞开拉链,等着卜凡把手机放进来。

  “教官还没来呢,你让我再玩会儿呗。”

  “别的同学都交了,麻烦你配合一下我的工作。”

  卜凡啧了一声,抬眼斜睨王琳凯。

  “OKOK,行行行,”他不情愿地把手机放进书包里,“别把我手机搁太阳底下晒啊,我要它军训完还是冰凉凉的!”

  王琳凯白了他一眼,走到...

<皇权富贵>黑痣4

  <Ⅳ.漫天大雪从铅灰色的天空中徐徐落下>

  

  “汪队,这,弄错了吧?”

  黄明昊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范丞丞对毒品有抵触心理,他说过他不可能贩毒!”

  “他的父亲是有名的毒枭。”

  “那和他有什么关系?!”

  “黄明昊!你不要再感情用事!”

  黄明昊没有理会汪队,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准备给范丞丞打电话。

  “没用的,他已经把手机号注销了,我估计他昨晚就逃走了。”

  “我们昨晚还在酒馆喝酒呢!”

  黄明昊固执地给范丞丞拨号,等到的果真是那熟悉又冰冷的女声。这种绝望的感觉像极了那天晚上。

  “范丞丞秘密参与制毒、贩毒等犯罪活动很久...

<皇权富贵>黑痣3

  <Ⅲ.一双燕子从水面上掠过,留下黑色的剪影>

  

  

  黄明昊和范丞丞在一家小酒馆前停下。

  “黄明昊你真沉。”范丞丞累得气喘吁吁。

  万万没想到,这样一句简单的抱怨竟然引起了黄明昊强烈的不满。

  “我沉?我沉的话你杂不拦辆出租车呢?”

  “谁要你骑这么快的?就这破毛驴……哦,对不起,它还没有达到毛驴的级别……你彪什么车啊你!”

  “我还没吐槽你这金属丝的座垫呢!骑个车一颠一颠的,我都快被硌死了!”

  “一把年纪了能别装文青吗?非得学人家大学生骑个自行车,你不就是不舍得出路费呗!“
      ...

<皇权富贵>黑痣2

<Ⅱ.每个人都挂着日常的表情,向自己的目的地奔去>

  

  

  “范丞丞?”黄明昊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人。

  “怎么,你居然还兼职小区物业?人民警察的工资如此微薄吗?”范丞丞手臂交叉,背靠门框,对着黄明昊露出一贯玩世不恭的笑脸。

  黄明昊打量了一下屋内,同时亮出了人民警察证。

  “不好意思,我们要搜查一下你的房子。”黄明昊冷冷地看着范丞丞。

  “请吧。”范丞丞耸了耸肩,看着一帮持枪人士粗鲁地涌进自己不足五十平米的小屋。

  黄明昊在客厅的茶几上看到了快餐袋子,而刚才的油腻中年男一手拿着沾满酱汁的筷子,一手端着大碗的炸酱面,一脸惊恐地看着那些正忙着翻箱倒柜的人...

<皇权富贵>黑痣

<Ⅰ.月亮西落,星光黯淡,应该升起的太阳,却迟迟不来>

   
 

  “小黄,嘿嘿,又见面啦。”

  范丞丞坐在审讯室里,朝着一脸蜡黄的黄明昊挑了挑眉。

  “说实话我觉得你现在偷东西不光光是为了满足物质的需求,更多的是制造精神上的快感,我怀疑你得病了,趁着还没过年赶紧去医院看看吧。”

  黄明昊说着捋了捋头发,他的手指顺着柔软的发丝游动,好像这样就可以让疲惫在他的指尖从发根到发梢一起捋没。

  范丞丞看着他完成这流畅的动作后用舌尖舔了舔嘴唇,然后他把身体向前探去,微微张嘴说:

  “好呀,不如你带我去治治?” 

  白炽灯光照在范丞丞苍白的脸上,刚被舔舐过的嘴唇颜...

【皇权富贵】竹马少年

这只是一个很简单的故事

 

 ①

  

  我和范丞丞很早就认识啦

  你以为他是从小帅到大的吗 才不是嘞

  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 他顶着一个西瓜头 戴着厚厚的眼睛 伸着老长的脖子 还总爱斜着眼看人 有种老子天下第一我谁都不理的狂妄感 其实在我眼里他和一个傻白鹅没什么两样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其实小时候我觉得他还挺时尚的 emmmm

  我们是邻居 我十岁的时候搬到他家隔壁 那年他才十二岁 

  这样回想起来莫名有点火 范丞丞就知道对我使脸色...

2016.1.25

看完《挪威的森林》了 真是意犹未尽

曾经觉得很污的片段 重新看过 竟然都成为了清新

心里很难过 

不像《陆犯焉识》的结尾  那样的爱来得太迟 赌上一生都遥遥无期 

《挪威的森林》不同 结尾虽然悲戚 但总有光亮


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你 但是这份爱我只能永远放在心底了 

我的身边也会出现别人的身影 但是答应过你的 和你在一起过的感觉我永远不会忘

那个年少的青葱岁月 你存在过 还有什么比这更妙不可言


我会永远记得你。 ...

并没有什么话

lofter的第一天 找到了一个安静的住处

只想随心写一写七零八碎的故事

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看到 但总觉得安心和满足

姑苏城外寒山寺 夜半钟声到客船 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又耳在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