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两点清醒日记

“生前哪管身后事,浪得几日是几日”

2019/8/15

早起时想到了过去的一件事

小时候在街上有见过两个农民工打扮的男人 一个走路背着手 另一个跟在一旁贴的很近 俩人都只看着前面的路 也不四下张望 正面看不过是平平常常的朋友并行 但当他们走过时再看 却发现背手走路的那个男人正牵着另一个男人的手 彼此的手指相扣在一起 看上去很是甜蜜 只是这样的小浪漫都被他们藏在了身后 

我那时候顶多算低年级小学生 虽然还没什么同性意识 但也能感觉出什么 记得过后还问了妈妈两个男人牵手意味着什么 现在想起来只觉得在那...

【皇权富贵】三邻四舍 11

ooc

多重人格障碍丞×腹黑昊


11

#

被光怪陆离的梦所割裂的人生

像迷雾一样难以被占卜的命运


我们像故事里任人书写的角色

身不由己地走向那既定的结局


背负过去的人啊

请你穿越迷海找到我


请找到我。


阳光透过玻璃窗,像是经过了一层滤纸。纯净至清冷,清冷至圣洁。

黄明昊睁开眼,看着光影下闪动的浮沉,微微眯了眯眼睛。

——这是入冬以来难得的好天气。

他偏头看了眼床对面还在酣睡的某人,平静的心跳隐隐间添了份雀跃。

时间尚早,黄明昊如往常般安静地等待那少年苏醒。像等候海平面上升的日出,迎接着他的天明。不知过了多久,见那人的睫...

看《魔道》自闭系列

薛洋对晓星尘爱恨交织的感情让我难过

晓星尘和宋岚彼此之间来不及言说的遗憾也让我心疼

每个人单拎出来都是一部悲剧

恨是真的 但爱也是真的。


意难平啊

我的心在流泪。

【皇权富贵】三邻四舍 10

ooc

多重人格障碍丞×腹黑昊


10

#

“哈!神仙哥哥是你啊!!!”

怀中人忽然睁大眼睛,目光炯炯地看着他。

——神仙哥哥?

黄明昊愣了愣,缓缓发出一个疑问感叹词:“啊?”

“不对不对!我一定是在做梦!”

他说着闭上眼睛,等了三秒钟后再睁开——眼前依旧是那人清秀的模样。

“嘿,这梦的时间怎么这么长,”他伸手朝黄明昊的脸上摸去,而后用力一捏,“这手感,还挺逼真。”

“不是,你等等,我还没啊啊啊啊痛啊啊啊啊啊啊!!!”黄明昊一掌拍开他的手,吃痛地捂住脸。

听到黄明昊的叫痛声后他怔了片刻,而后终于如梦初醒般慢慢地咧开嘴笑了。

“我的妈呀原来不是梦,”他噌地...

『未来行者』

【皇权富贵】三邻四舍 09

ooc

多重人格障碍丞×腹黑昊


09

#

我终究还是不敢轻轻吻你一下。


#

——告诉我,这是喜欢吗?


范丞丞把掌心蜷缩,又松开。黄明昊肩膀的余温好像还残留在手上,像玄幻小说里的内功一般,展开就会冒出一团火,攥紧就摁灭。他的体温仿佛就这样刻在了自己的身体里,再也散不干净了似的。


其实在黄明昊外出的时间里,他就曾这样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


是喜欢吗

对他的感觉

是那样的喜欢,还是,仅仅指朋友的依赖?


从第一次见面时想法设法地给我留下印象,到后来无论大事小事都不离不弃地陪伴在我身边

这到底,算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呢?


范丞丞靠回椅背,不...

古城堡里吸血鬼王子和他的骑士

【皇权富贵】三邻四舍 08

ooc

多重人格障碍丞×腹黑昊

 

08

#

他们又逼我吃药了。

都说是为我好,可我总觉得他们在害我杀人。

我每吃一粒药,你就得挨一刀。

他们说你只是个不存在的假象,还说你已经走了八年。

可是你掌心里的温度,我分明都能真真切切地感受到。


我们不是还在昨夜聊到过去了吗?

那时的你可比现在精神气派的多。

而我也是个只知道一遍遍唤你阿哥的傻姑娘。

我还记得那年夏天的傍晚,我坐在你的摩托车后座,你带我去看落日下的大海。

我还记得在池边的柳树下,你抱着吉他唱诗唱远方,还歌唱你面前心爱的人。

我还记得你第一次抱起昊昊时,激动地说不出一句话的样子。

你看着我,...

【皇权富贵】三邻四舍 07

ooc

多重人格障碍丞×腹黑昊


07  

#

阴暗逼仄的空间,因许久未开窗透气而弥漫着一股腐朽的味道——茶几上全是吃剩下的快餐盒以及横七竖八的啤酒瓶,烟灰缸里的烟蒂早堆成一座小山,装不下的就散落到地板上,沙发上也是大致的混乱。几乎没有可以落脚的地方。

人去楼空的老房里只剩下过往生活的残骸,而在这些人为留下的痕迹中偏又嗅不到一丝鲜活生命的气息——这里似乎只是行尸走肉者的寄居所。

——荒凉,破败。

他站在门口,踌躇着要不要进屋。应该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吧,但隐隐约约又觉得自己似乎是个常客。

阴森压抑的环境易引起生理上的不适,他皱起眉头决定离开,却在转身的霎那闻到了一股自...

【皇权富贵】三邻四舍 06

ooc

多重人格障碍丞×腹黑昊

(凌晨两点打卡)


06 

#

我很害怕,因为爱是会反噬的。

  

#

黄明昊赶在宿管锁门前回到了寝室。屋内是黑漆漆的一片。

——就睡了?

他打开一盏灯,踮起脚尖朝范丞丞的床位走去,却是空无一人。

还没回来吗?

他翻出手机看了看——范丞丞没有发来任何消息。

心忽然紧张地怦怦直跳。

——不会是……

黄明昊绕着宿舍楼转了一圈,小心查看各个边边角落。

“到底去哪了?”

他心里惴惴不安。

#

舞池,灯光,香水。

所有人踩着节拍疯狂舞动自己。

时不时会有女人过来,挑逗地送上自己的腰肢和臀。也有男人,擦枪走火般玩得暧昧...

【皇权富贵】三邻四舍 05

ooc

多重人格障碍丞×腹黑昊


05 

#  

我从此再也不敢看春丽。

  

#  

“白雪公主……”

“很适合你啊——”  

范丞丞朝一直笑个不停的黄明昊丢了个白眼:“你还有闲心嘲笑我呢,春丽?”

黄明昊立马端正态度,摆出一副严肃的样子:“我不得不承认这个角色和水户洋平确实有些出入。”

“神经。”范丞丞被逗笑了,伸手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脑袋。

“你俩磨蹭个啥啊,赶紧把衣服换上!”文体委员在背后嚷道。

范丞丞拎起裙摆的一角,挣扎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放下:“非要现在穿啊,我不得做个思想准备么?”

“你还有啥思想负担啊,这已经是最清纯的角色了,”文体委员顿了...

【皇权富贵】三邻四舍 04

ooc

多重人格障碍丞×腹黑昊


04

#

 这样的日子,我觉得并不坏。


#

“我妈花钱是让你来伺候我的。”

“可我受伤了啊。”

“这是你堕落的理由?!”

“不是。”黄明昊扶了扶眼镜,“是堕落的开始。”

范丞丞冷眼看着他。

“不可以对病残发脾气哦。”

“凭什么我要洗你的袜子!”

“因为我受伤啦。”黄明昊眨巴眨巴眼睛,“你也不想寝室里臭烘烘的对吧?”

“丢洗衣机不可以吗?”

“好脏啊,我没有这个习惯。”

“可我为什么要给你洗袜子啊!”

“好啦,等我痊愈了我也给你洗?”

“靠,不要!”范丞丞的脸忽然炸红。

帮别人洗袜子和帮别人洗...

【皇权富贵】三邻四舍 03

ooc

多重人格障碍丞×腹黑昊


03

#

“你是谁啊?”他警惕地问。

黄明昊蹲下,温柔地看着缩在柜子角落里的小孩:“我是你哥哥的好朋友。”

“骗人!哥哥从来没有朋友!”他说着,忽然眼珠子一转,“……哥哥的朋友都会帮我把绳子解开。”

他低头笑了笑:“好。”

绳子解开后,福西西甩甩胳膊踢踢腿,在空间不大的寝室里来回跑了三四圈,然后才坐下。

“我还是不相信你。”他撅起嘴,抱臂坐着,奶凶奶凶地盯着黄明昊。

……不愧是兄弟啊,招牌动作都一样。

“没有骗你哦……你看。”黄明昊掏出手机,翻开一张他和范丞丞的合影。 

“真的欸……”福西西一把抢过,认认真真地看了足有三分...

【皇权富贵】三邻四舍02

ooc

多重人格障碍丞×腹黑昊


02

#

平淡如水的生活会让人暂时忘记那些曾经压弯生命的重担。

每一天似乎都是昨天。

  

#

“他和大家相处的很好,情绪也很稳定——”

“黄明昊!”男孩从不远处跑来。

“他回来了。”黄明昊挂了电话。

“接着接着!快化了赶紧吃!”

“谢谢!”

范丞丞把雪糕递给他后就迫不及待地把自己那份整根吞入。再取出时,仅剩半截。

黄明昊皱起眉头看着他:“你这样吃冰东西会生病的。”

又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的一句话。

“唉,忠言逆耳啊。”

待嘴里的雪糕化开后,范丞丞露出享受的表情,他瞥了一眼黄明昊:“你怎么跟我妈似的。”

“阿姨说...

【皇权富贵】三邻四舍 01

ooc

多重人格障碍丞×腹黑昊


01  

#

“同学你好,我是黄明昊。”他带着眼镜,朝对面那人伸出友好之手。

没反应。

固执如他,还保持着握手的姿势。

“什么年代的人啊,打个招呼还要握手。”范丞丞摘下耳机,“等会儿是不是还要敬个礼啊?”

黄明昊不在意话里的戏虐,仍旧我行我素:“这样显得更有诚意嘛。”

范丞丞小声嘀咕了句“神经”,还是无可奈地伸手同他握了握,本想触碰到就松开,未料竟被那人紧紧抓住。他皱起眉头喝道:“喂,差不多得了。”

“抱歉,”黄明昊撒开手,看上去有些无辜,“没想到你这么介意身体接触。”

“哈?”他竟无话可说。

见对方哑然,黄明昊忍住笑意开...

【皇权富贵】两人行 04

04

  情景剧的选拔在隔天下午。

  范丞丞来时焦虑了一路,他挑了一条迂回百转的道,最终在约定时间的前五分钟到达了选拔室。

  进门不到三秒便有人吹响了口哨,接着是花里胡哨的一大嗓子:“范丞丞来啦~”

  他循声看去,只见一群人正摆弄姿态冲他挤眉弄眼,夹在他们中间的黄明昊竟显得有些弱小可怜。这其中有人忽然上手按住了黄明昊的肩头,拽起他的小臂前后晃荡,捏着嗓子冲范丞丞喊道:“纪检哥哥,快到这里来呀~”

  被人随意恶搞的黄明昊看上去并不反感,还跟着旁人一起没脸没皮的瞎乐,好像被捉弄的人不是他,只是范丞丞。

  比起刚才在路上自找的焦虑,眼下的场面更让他觉得心烦。

  “角儿,你别...

【皇权富贵】两人行03

 03

  怪物不是一天养成的。没有食物的投喂,他也不能长大。

  

  “可我还是觉得这个好看。你觉得呢?”

  “嗯……”

  “黄明昊?”

  “黄明昊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下了场大雨,范丞丞站在走廊吹风。苍白的天空,看不见浮云一片。

  

  “你穿什么都很好看。”

  “你好敷衍啊……”

  “嘘,我是认真的。”他俯下身去,在女孩的额头上落下轻轻一吻。等他再次抬头看向窗外时,对面的那个人已经离开了。

  

  

  

  班长召集所有班委开了一个简短的会议。

  “跟各位说一声啊,咱们学校组织了一个校级情景剧大赛,每个学院都得参加。在...

【皇权富贵】两人行02

  02

  

  你有没有体验过在想念开始的一瞬间,那个人就出现在你面前的感觉。

  

  “我说,你趴在我的位置上做什么?”黄明昊再次开口问道。

  范丞丞坐正,面不露怯地看着他:“这桌上刻你名字了?我坐会儿碍你事儿了?”

  “我去,”,黄明昊翻了个白眼,“我耳机落桌箱了,打扰您三秒钟,我拿了就走。”

  “……哦。”

  范丞丞尴尬地低头看了一眼,里面确实有副耳机,他正要伸手把它拿出来,黄明昊却突然走近。温热的气息像汹涌的潮水,猝不及防地朝他扑来。

  “我自己拿就行。”

  黄明昊俯身,柔软的发丝轻轻磨蹭着范丞丞的面颊。他迅速从桌箱里抽出耳机,然后离开。这一套动作...

【皇权富贵】两人行

01.

  像每个平常的日子。

  他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低头,弓着背,像中学时代“自我放弃”的男同学努力把上半身埋进桌箱里似的。他在全神贯注地玩手机。

  他坐在靠墙的位置,离他三四排的距离,这个位置精挑细选,微微侧身就能不留痕迹地看到他。在每次回头借着和同学说笑的间隙里,他总要划三分之一的余光留给他。

  老师说过,最好的爱情,就是要势均力敌。

  

  好可惜。

  

  “黄明昊。”

  “黄明昊?”

  

  “喂,黄明昊别玩了,纪检点到了。”

  “嗯?……哦,到。”

  

  黄明昊放下手机,冲坐他右前方的范丞丞挥了挥手:“喂,纪检,我到了。”

  ...

以为长大后事事都能如愿以偿
到了这个年岁后觉得
其实也没有什么不一样。

【皇权富贵】我の粉色军训/完 07-09

  <07. 我不愿辜负你的喜欢 >

  

  “副连长,下午让我带方阵排吧。”

  “怎么好好的突然要带方阵排?”

  “我的很多学生在那里啊,我去的话,他们可能会更快适应这种高强度练习吧……”

  范丞丞一本正经地看着女教官。

  “嘁,”女教官像识破小孩把戏似的笑了笑,“随你。”

  “谢谢啊~”

  范丞丞笑着抓了抓后脑勺。

  

  

  “捧腹练习准备!接下来定腿,我喊‘一’的时候抬左腿!”

  “一!”

  所有人齐刷刷地伸出左腿,然后又一大片一大片的因重心失衡而踉跄倒地。

  一米九的卜凡摇曳得像风中的稻草。

  当...

【皇权富贵】我の粉色军训 04-06

  <04. 被爱灌满的水瓶啊 >

  

  “军姿定型十分钟。”

  “不舒服的打报告出列!”

  “全体队友,重心前倾!”

  

  一双军用胶鞋出现在低低的帽檐之下。

  “你能看到我的眼睛吗?”

  “报告教官,看不见。”

  “你的帽子戴的太低了,要是站着睡着了我都发现不了。整理一下,动!”

  “是!”

  黄明昊伸手把帽檐往上翻,可一脱手,帽檐就自动反弹回来,再次遮住他的大半张脸。重复几次,皆是如此。

  范丞丞啧了一声。

  “报告教官,这个帽子……”

  话没说完,一双骨节分明的手伸了过来。

  “哼,大学生,连个...

【皇权富贵】我の粉色军训 01-03

  <01. 我期待着每天和你相见 >

 

  [你见过A大早晨六点半的天空吗?}

  卜凡端起手机朝日出的方向拍了一张照片,确定文案没有错别字后点击发送键。

  “卜凡,发完朋友圈就赶紧把手机交了,军训不让用手机。”军训负责人王琳凯把书包背在胸前,敞开拉链,等着卜凡把手机放进来。

  “教官还没来呢,你让我再玩会儿呗。”

  “别的同学都交了,麻烦你配合一下我的工作。”

  卜凡啧了一声,抬眼斜睨王琳凯。

  “OKOK,行行行,”他不情愿地把手机放进书包里,“别把我手机搁太阳底下晒啊,我要它军训完还是冰凉凉的!”

  王琳凯白了他一眼,走到...

<皇权富贵>黑痣4

  <Ⅳ.漫天大雪从铅灰色的天空中徐徐落下>

  

  “汪队,这,弄错了吧?”

  黄明昊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范丞丞对毒品有抵触心理,他说过他不可能贩毒!”

  “他的父亲是有名的毒枭。”

  “那和他有什么关系?!”

  “黄明昊!你不要再感情用事!”

  黄明昊没有理会汪队,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准备给范丞丞打电话。

  “没用的,他已经把手机号注销了,我估计他昨晚就逃走了。”

  “我们昨晚还在酒馆喝酒呢!”

  黄明昊固执地给范丞丞拨号,等到的果真是那熟悉又冰冷的女声。这种绝望的感觉像极了那天晚上。

  “范丞丞秘密参与制毒、贩毒等犯罪活动很久...

<皇权富贵>黑痣3

  <Ⅲ.一双燕子从水面上掠过,留下黑色的剪影>

  

  

  黄明昊和范丞丞在一家小酒馆前停下。

  “黄明昊你真沉。”范丞丞累得气喘吁吁。

  万万没想到,这样一句简单的抱怨竟然引起了黄明昊强烈的不满。

  “我沉……我沉的话你咋不拦辆出租车呢?”

      “……我就是开个玩……”

  “就这破毛驴……哦,对不起,它还没有达到毛驴的级别……你彪什么车啊你!”

  “你看看你这金属丝的座垫……还真是贵宾中的上等座哈。骑个车一颠一颠的,我都快被硌死啦!”

  “还有,咱都一把年纪了能别装文青吗?非...

<皇权富贵>黑痣2

<Ⅱ.每个人都挂着日常的表情,向自己的目的地奔去>

  

  

  “范丞丞?”黄明昊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人。

  “怎么,你居然还兼职小区物业?人民警察的工资如此微薄吗?”范丞丞手臂交叉,背靠门框,对着黄明昊露出一贯玩世不恭的笑脸。

  黄明昊打量了一下屋内,同时亮出了人民警察证。

  “不好意思,我们要搜查一下你的房子。”黄明昊冷冷地看着范丞丞。

  “请吧。”范丞丞耸了耸肩,看着一帮持枪人士粗鲁地涌进自己不足五十平米的小屋。

  黄明昊在客厅的茶几上看到了快餐袋子,而刚才的油腻中年男一手拿着沾满酱汁的筷子,一手端着大碗的炸酱面,一脸惊恐地看着那些正忙着翻箱倒柜的人...

<皇权富贵>黑痣

<Ⅰ.月亮西落,星光黯淡,应该升起的太阳,却迟迟不来>

   
 

  “小黄,嘿嘿,又见面啦。”

  范丞丞坐在审讯室里,朝着一脸蜡黄的黄明昊挑了挑眉。

  “说实话我觉得你现在偷东西不光光是为了满足物质的需求,更多的是制造精神上的快感,我怀疑你得病了,趁着还没过年赶紧去医院看看吧。”

  黄明昊说着捋了捋头发。他的手指顺着柔软的发丝游动,好像这样就可以顺带把疲惫一起捋没。

  范丞丞看着他完成这流畅的动作后用舌尖舔了舔嘴唇,然后起身往前探去,张嘴说:

  “好呀,不如你带我去治治?” 

  白炽灯光照在范丞丞苍白的脸上,刚被舔舐过的嘴唇颜色还算鲜艳。

  坐在...

【皇权富贵】竹马少年

这只是一个很简单的故事

 

 ①

  

  我和范丞丞很早就认识啦

  你以为他是从小帅到大的吗 才不是嘞

  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 他顶着一个西瓜头 戴着厚厚的眼睛 伸着老长的脖子 还总爱斜着眼看人 有种老子天下第一我谁都不理的狂妄感 其实在我眼里他和一个傻白鹅没什么两样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其实小时候我觉得他还挺时尚的 emmmm

  我们是邻居 我十岁的时候搬到他家隔壁 那年他才十二岁 

  这样回想起来莫名有点火 范丞丞就知道对我使脸色...

2016.1.25

看完《挪威的森林》了 真是意犹未尽

曾经觉得很污的片段 重新看过 竟然都成为了清新

心里很难过 

不像《陆犯焉识》的结尾  那样的爱来得太迟 赌上一生都遥遥无期 

《挪威的森林》不同 结尾虽然悲戚 但总有光亮


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你 但是这份爱我只能永远放在心底了 

我的身边也会出现别人的身影 但是答应过你的 和你在一起过的感觉我永远不会忘

那个年少的青葱岁月 你存在过 还有什么比这更妙不可言


我会永远记得你。 ...

并没有什么话

lofter的第一天 找到了一个安静的住处

只想随心写一写七零八碎的故事

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看到 但总觉得安心和满足

姑苏城外寒山寺 夜半钟声到客船 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凌晨两点清醒日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