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荷

流水的白驹会洗涤旧迹
年少的梦怀揣在胸腔直入黄土

并没有什么话

lofter的第一天 找到了一个安静的住处

只想随心写一写七零八碎的故事

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看到 但总觉得安心和满足

姑苏城外寒山寺 夜半钟声到客船 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