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荷

流水的白驹会洗涤旧迹
年少的梦怀揣在胸腔直入黄土

2016.8.15

数学老师总不喜欢让我们用空间向量解立体几何
他说这很low

总被教导要逆风而上 其实顺风而下的风景也不差

但是“平凡”好像已经不能被人们接受了
想要过着简单的市井生活就像用空间向量解立几一样low

不是所有人都得为同一个目的而活
存在的意义因人而异
余华说 生活是只属于自己的感受 不是属于任何别人的看法
如果要把活着的意义分个高低贵贱 那也甚荒唐

看到这会有人说我甘心于平庸还觉得理所应当吗

恩 随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