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荷

流水的白驹会洗涤旧迹
年少的梦怀揣在胸腔直入黄土

【大劫·贰】

【大劫·贰】

        夜里,付文尚俯首案前。
        从小就跟随付文尚闯天下的付府总管崔默愔敲门而入,疾步走到付文尚身边,俯身说道:“老爷,关爷适才打发人来,说上海那批货被人掉包了,一半是木头一半是真家伙。”
        付文尚放下手中的书,蹙眉道:“怎么,关爷的货也有人敢劫?”
        崔默愔头更低了些,回话:“各位爷都派人去追了,大概明早就会有信。”
        “都派了哪些人?”
        “三爷家的福贵、丁建,四爷手下的荣平,五爷侄子万福禄小爷,还有六爷亲信吴长鑫。”
        “关如晟这会儿可是真急了,看来那批货对他非比寻常。”
        “确实,从没见关爷这样大动干戈,竟然号召了手下所有人去追货。说来也奇了,船上十几号人竟然没有一个发觉情况有异。”
        付文尚摇头感叹:“这可真不简单。”
        崔默愔又说:“现在商会里大家都揣测八成是出了内鬼,不然任那些劫匪有通天之术,也不可能有这样的能耐。”
        付文尚捋了捋衣袖,扬眉睥睨,道:“你们倒是瞎机灵,连自家老爷都敢怀疑。”
        崔默愔笑说:“这可怨不得弟兄们,劫匪手段确实高,谁不知道凡是关爷要了的货,别说江洋大盗了,就是那天兵天将深海龙王都抢不走,您说不是内鬼还能是谁呢?”
         “得得,”付文尚啜茶,顿了顿“叫钱三进盯紧了他们吧,虽说都是一帮败家的废物,但也不可马虎。”
         “……盯紧谁?”
         “还能有谁。”
         “……”
        付文尚合上茶盖,看了一眼弓腰站在身边浅笑的崔默愔。
         “那批货确实在我的手上。”
        一句话出口,风轻云淡。
        他朝崔默愔笑。

 
        付府的官邸好像没有来时看上去的那样大了。
        一人闲游,想起了往昔种种,时而长吁短叹,时而低头浅笑。蓦地想起来到这里已有十年。
        十年意味着什么。
        那年来时,杨柳依依。今夕回首,庭院深深。

        好久以前,也是这样一个浓墨般的夜晚,我一个人偷溜出去,走到付宅后的一个山丘上,抱膝而坐。
        原本只有我一个人,不知何时付简萝也来了。
        她一如往常沉默。
        我和她相临坐着,看薄云覆了明月,又看清风吹散薄云。

         “你,只是我父亲名义上的妻子,所以与那些太太们不同,我们是同辈人。我不愿以‘四姨娘’称呼你。行吗?”她的声音低沉,有成熟男子那充满醉人魅力的磁性。
        “嗯。”
        “香椿……”她口里念着我的名字却突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我第一次见她这个样子,单纯无虑,终于像个孩子。
         “我的名字里藏着什么好玩的事吗,说来听听。”
         她目不转睛地看着我,双眸澄澈。我想起了付文清,突然感伤。
         “不光是你的名字。你本身就是故事的合集。”她侧头甜笑,那么轻松。
         “我好像是被小姐你戏弄了。”
         “戏弄?香椿啊,你对现在的出身耿耿于怀吗?”
         我没说话。
         “其实在我看来这一切都是虚幻。”她说。
         “无论月亮圆缺与否,它仍是明月,谁也改变不了皓月当空的事实。”
         “时过境迁,人却不会改变。所以无论以何种方式相遇,我依然都能一眼认出你。”
         “香椿,你懂吗?”
        她像一个无底树洞,散发着奇幻的物质,令我头昏目眩,我的思绪飘忽不定,好像飞到了光年之外,强烈的熟悉感把我包围,仿佛我所处的现在只是她亲手画出的世界。
         “不懂。但是如你所说,我们好像很熟悉。”
         “是啊我们是很熟悉。现在的陌生是因为相认的时机未到。”
         “相认?”
        她没有说话。沉默再次成为我们沟通的唯一桥梁。

        背着光,我看不清她的脸。
        最后的记忆是波光粼粼的湖面,和她的影子。

        那天夜里我们就那样坐着,直到天明。

        不知不觉走到下人居住的小角院,见庭萱和看门大爷邱莱的女儿邱蕾,一边绣荷包一边说笑。这样好的时光却是我无法拥有的。

        一个人走回房间,坐下来喝了一壶茶,便躺到床上去了。
        看着满地白霜,我想起了付简萝那噙了泪的双眼,不知怎的,内心竟涌生一股悲凉。
        那感觉,好似故人来。

        不知何时走进了一座地下宫殿。
        没有走鸾飞凤,也无画栋朱帘。这里暗无天日,阴冷潮湿。
        宫殿四周点着蜡烛,透过熹微的烛光,看到一张张壁画——妖魔鬼怪,牛头马面,十殿阎王怒目圆睁地看着擅自闯入的人。

        殿中央有一个八卦阵,一个少女披散头发,赤身裸体跪在地上,四肢被铁链锁住。她低着头,像是虔诚的信徒。一只手放在胸上,另一只手按在地上——黑色的浓血像春生的花,在她身下绽放。

         “孟婆一碗迷魂汤下肚,牛头马面黑白无常且慢。

          绛衣判官还请赐吾生死簿一用,勾魂笔一点求得阴寿,借我精魄形骸须臾以血为盟。

          亡魂若想来世平安如意,须得做我指下傀儡一遭。”

        她轻诵。

        突然少女抽搐了起来,铁链被带动的哗啦作响。
        霎时侧门闯入了一个穿着花青罗裙,轻纱蒙面的女子。
        她疾步走来,手握一把镶着绿色眼睛的宝剑,挥手砍断了四根绳索。她从衣襟中掏出一张画有神符的黄纸,沾了一点地上的血渍,擦在剑上,说道:“摄青红衣无头婴灵,三十六道邪魔鬼魅听令,吾主天师护尊当即放其归世,如有违者必受剥肤之痛,堕入阿鼻地狱万劫不复!”
        那张黄纸自行燃烧成烟。

        整个大殿忽而明亮起来。没一会儿趴在地上的少女也停止抽搐。
        她见了,立马将一件黑色袈裟披在了少女的身上。同时跪在少女身后,低头说道:“世萨,我来迟了。”
        被呼作“世萨”的少女慢慢直起身子,苍白如鱼肚般的倦容上是密密麻麻的汗水,她的双眼澄澈如晨曦时在溪边饮水的麋鹿。及地的头发粘在她的身上。
         “你来做什么?”好像赤铁坠入冰泉般的感觉,她说。
         “我是来阻止您的……请您不要再伤害自己……”身后的女子叩头说道。
         “伤害?”世萨的声音听起来像一滩不可知底的死水。
         “有天师和尊子守护,我们会平安度过的……”
         “你明知除我以外无人能改变逆局,又何必自欺欺人?”那声音像山谷里飘荡的一阵风。
         “方才您莫不是又擅自入阴界,求得亡灵修作阴阳大法?”身后人突然跪着向前走了几步“您知道,每去一次,如同杀自己一次,这是要用命来换的!”
         “与你何干?”
         “我……”
         “以我一人贱命换得三千子民岁岁无忧,有何不可?”
         “我们……根本抵挡不了他国入侵!以你一人之力怎能力挽败局?你为什么就不能向命运屈膝一次?!为什么就不能顺从天意呢?!哪怕你有通天之术也改变不了一切啊!”愤怒的声音里掺和着苦苦的哀求。
         “我们的族人向来是操控别人的命运。”
         “您太执着了。”
         “我知道,父王想让我逃走,日后重振我族,但他太愚蠢了。”
         “天师是不想让你卷入战争,他想让你活下去。”
         “可他没有这个能力。”
        好长时间彼此无言。
        世萨打破沉默。
         “莲陀,你不知,这次红衣判官托梦给我,他说翌年乃我命中生死劫,终是躲不过的。”世萨笑说,凄凉绝望。
        莲陀木讷地看着世萨。
        好久她晃过神来,说道:“有我,您不会有事。”
       世萨神色空洞地望向远方,而她所望向的尽头是无边黑暗。
        “莲陀,你我自幼一起长大,虽然父王从来只把你训练成为我生为我死的消灾傀儡,但你知道,我从未接受过。”
        “我明白,我生来与您阴阳相合。我可以替您驱走一切凶邪。”
        “可是我不需要别人为我牺牲。我有无穷的神力,让卑贱之躯为我而死,是我的耻辱,”她顿了顿“你,还没有为我死的资格。”
        这次无人再忍心惊扰这份沉默。
        世萨回头看到身后人噙满泪的双眼,心里作痛。
        褪去所有的冰霜后,难得的亲和,难得的温柔,难得的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美。她伸出青葱玉指,拂去莲陀止不住的眼泪。
        “你走吧。”
        她说。

        当我醒来时,泪水打湿了枕巾。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