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耳小侠

流水的白驹会洗涤旧迹
年少的梦怀揣在胸腔直入黄土

【短篇/完结 穿堂风】

  文 又耳小侠

        ①

  你好啊 我是孙旅

  门外站着一个看上去和徐薄风年龄差不多大的女生 她穿着白衬衫和浅蓝色的牛仔裤 梳着高高的马尾辫 面容清秀有点憔悴

    徐薄风愣了一会儿 感觉莫名其妙

  请问……你找谁

  孙旅笑了 她笑时有两个梨涡

       我是你的新邻居 就住你对面

       啊 这样啊 我叫徐薄风

       我就过来打声招呼 感觉……是不是吓到你了

       没有没有……

       徐薄风推了推悬在鼻梁上的眼镜 尴尬地笑了笑

       那你去忙的你吧 我就不打扰了 以后多多关照啦

       嗯

       

       徐薄风关上门 重新将自己锁进封闭的空间 刚才对话产生的尴尬效应现在发挥功效了 她觉得身体里有一团火苗 正愈烧愈旺 从心脏的部位开始燃烧 正凶猛地奔向面颊和耳尖

       不就是和陌生人说一句话嘛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徐薄风蹲下身子 捏了捏自己红得可笑的耳朵 埋怨着

       什么时候才能大大方方地生活啊……唉……

       孙旅 新邻居怎么样

       孙旅的外婆文芳正把放在冰水中浸泡了的西瓜切开 鲜红的果瓤发出诱人的香甜味道 是夏天的味道 孙旅拿来一把银勺 抱起半个西瓜 幸福地勺了一大块塞进嘴里

       大人都不在家 只有一个小孩子 估计和我差不多大吧 感觉性格挺内向的

       孙旅想到徐薄风迅速蹿红的脸突然笑出声

       外婆 我先回房休息一下 你也休息一会儿 等我们醒了再一起收拾

       外婆点点头 孙旅走回自己的房间。

       这个家像是被时间忘记的幸运儿 房间的陈设和十年前一模一样 孙旅躺在床上目光飘向那被风吹得扬起弧线的鹅黄色窗帘 

   可是 为什么人会变

   她闭上眼睛 翻了身 把头埋进被子里。

       孙旅是被吵醒的 她打开房门 看见一对夫妇正热情地和文芳谈着什么 三个人看上去都很开心 好像相识很久的样子 夫妇身边坐着一个短发的女生 她穿着灰色的T恤和卡其色的大裤衩 正倚着沙发百无聊赖地盯着身旁聊的热火朝天的三个人 不知道她性别的人乍一看一定会以为这是一个长的很秀气的男孩子 

       徐薄风怎么到我家来了……

       孙旅打算悄悄溜回自己的小窝 文芳却叫住她

       我的外甥女醒了 孙旅快来 快跟叔叔阿姨打声招呼 

       孙旅翻了一个白眼 她走出房间 笑着和他们问好

       好清秀的女孩子啊 老师你真有福气 有一个这么可爱的外甥女

       你们家薄风也很漂亮啊 以后不要再给她剪短发了 我还以为是个男孩子呢

       她觉得短发方便 就喜欢留短发 反正现在在读书嘛 我们也就依着她 等上大学了 我们再留长

       我觉得女生留短发挺帅的啊 要不是你不允许 我早就把头发剪了

       孙旅边说边坐到文芳的身边

       女孩子就该有个女孩子的样子嘛 留个长发 漂漂亮亮的多好 你们年轻人不是一直都说什么背影杀手嘛 留长发多有气质

       你这都是什么时代的思想啊 反正我觉得剪短发挺有个性的 人就应该活出自己的样子 不要被大众牵着鼻子跑 你要是总跟着别人跑就只能被人甩在后面 

       孙旅说完这话看了一眼徐薄风 短短对视不过三秒 徐薄风就害羞地低下了头

       行行行 你总有你的想法 我也有我的想法 咱们就求同存异 谁也别想着说服谁

       哎呀你……

       你们这一老一小也真是两个活宝啊 

       徐建昌笑着调侃

       要说活宝 谁能有你们两个年轻时闹腾 那时候你们两个动不动就男女混合双打 闹得班上鸡飞狗跳的 说实话你们俩是我带过的最头疼的学生 不过我也真的没想到你们最后居然会走到一起 哎 缘分这东西也真是妙不可言

       徐建昌夫妇彼此相视一笑 

       没办法 我是大龄剩女一枚 急着把自己嫁出去 

       廖新梅叹了口气委屈状地看着徐建昌 

       咦 怎么还挺委屈呢

       徐建昌回应妻子 眼神里满是宠溺

       好了好了 你们这小两口还是回家关上门打情骂俏去 我们可不吃狗粮

       文芳淘气的话语逗得在座都哈哈大笑起来

       对了老师 孙旅转学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手续都已经办好了 和薄风在一所中学 对了薄风在哪个班

       十班

       我们在四班 以后两个孩子可以结伴上下学了

   

       孙旅又看了一眼徐薄风 这次徐薄风的目光总算没有躲躲闪闪的了 只是脸还是红彤彤的像一个熟透的苹果 可爱的想让人捧起她的小脸蛋揉一揉


  ②

  孙旅下楼时 徐薄风已经等了好一会儿

  对不起对不起 我太拖拉了 你是不是等了很久

  没有啊 我也才下来没多久

  孙旅抱歉地笑了笑 伸手递给徐薄风一个茶叶蛋

  我外婆煮的茶叶蛋可是一流的

  是吗 哈哈 谢谢啦

  徐薄风笑着接过 她看着孙旅月牙般迷人的笑眼和可爱的梨涡 不自然地扯了扯书包带子

  那我们走吧

  嗯嗯

  

  一路上两人交谈两三句又沉默好一阵 尬聊确实是一件烦人的事情 孙旅自觉是一个很不容易冷场的人 谁知到了徐薄风这儿 魅力值瞬间降为负数 每当孙旅向徐薄风靠近一点 徐薄风就会警醒似的往外靠一点 而且徐薄风总是不能接住她抛出的话题 比如说  

  徐薄风你知道f(x)吗

  是数学函数……

  不是啦 是一个韩国组合

  ……不好意思 没听过

  那你有喜欢的偶像吗

  这个好像还没有

  那你喜欢听什么歌啊

  我……也不听什么歌

  那你平常都爱干什么啊

  不知道耶……

  你为什么喜欢剪短发啊

  因为我长头发的样子太丑啦……

  ……好吧

  

  孙旅再找不到别的话题来炒热气氛 可徐薄风还是闷不吭声

  孙旅在内心咆哮:你就没有想对我说的话嘛 我们真的要这样一路尬到学校吗

  这时徐薄风突然侧过头来 小心地看着孙旅 她的眼神里好像藏着一只丛林小鹿 那般清澈温和

  孙旅 你为什么要从大城市搬回这个偏僻的小镇啊 还有为什么你只和你的外婆住呢

  孙旅愣愣地看着她 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在心里惊叹这个徐薄风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这个说来话长 以后有时间我慢慢和你说 要迟到了 我们走快点吧

  徐薄风感觉到孙旅在有意回避这个话题 意识到自己的问题触犯了她的隐私 于是捶了捶自己的脑袋 责备自己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这点判断能力都没有 内心对自己的厌恶情绪不断滋长

  

       放学时徐薄风早早赶到四班门口 孙旅很晚才出来 因为她被新同学包围着 和所有人谈笑风生

  真羡慕

  徐薄风这样想着 她呆呆地注视着孙旅 在她的眼里孙旅像一个长相甜美的精灵 她的一颦一笑是那么俏皮可爱 举手投足间洋溢着自信者的风范 她有着极强的亲和力 面对初次见面的人她也能表现得让对方感觉到仿佛两人认识很久般的亲近 而这一切都是自然而然产生的 没有娇作

  可是在那扇窗上还有一个女生 一个站在她们身边 却怎么也融不进去的女生

  徐薄风看着自己的影子自卑地低下了头 成长道阻且长 她相信一切都会变好 所以她始终在耐心等待 等待那个落落大方不惧众人目光的自己 但是距离那天的来临还有多久呢 什么时候自己才能像孙旅一样从容大方的站在人群中央呢 

  徐薄风 又让你等我了

  孙旅小跑着出来 书包带还没背好

  你和新同学相处得还挺好的

  嗯 大家都挺友善的

  那就好 我还担心你刚来这里不太适应

  孙旅笑了笑 徐薄风没再多说什么 两个人就这样安静地走回了家

  其实一路上安安静静的也没什么不好 孙旅心想 不知道为什么和身旁这个简单内向的女生在一起时竟有可以不必掩饰自己寂寞的安全感

  她们一起走过小镇的柳树林 跨过澄澈的湖水 看着小巴士萌萌地游走在街道 穿过老式居民楼 欣赏每处窗前盛开的花 夕阳把她们的身影拉的好长 她们在公园的长椅上坐下 面朝湖泊

  徐薄风 你听过离岛吗

  徐薄风摇摇头

  ……好吧

  孙旅从书包里掏出耳机 一个给徐薄风 一个自己带着 耳机里传来温柔的女声

 

  我觉得这样的距离很好

  就隔着一片海互不打扰

  我是一座离岛

  人海边的离岛

  世界和我礼貌微笑

   

  晚上徐薄风一家在小镇上散步 徐薄风看着与自己擦肩而过的路人 想到了今天下午孙旅对自己说的话

  

  徐薄风 我觉得你们这里的人挺幸福的

  为什么

  感觉吧 看着来来往往的路人 觉得他们生活得平凡却满足 就是一种很幸福的感觉

  可是你只是看到了他们的表面 可能他们正为生活的各种琐事烦恼 这是我们看不到的

  嗯 孙旅沉默了一会儿 所以能给身边的人带来幸福和快乐真的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徐薄风看向孙旅 孙旅看上去很疲惫 她想到今天早上那个尴尬的问题 又想到孙旅在人群中谈笑风生的样子 突然间有一种很强的感动涌上她的心头 原来她们是一样的人 一样孤独的人

  我之前的老师说 让身边的人因为我们的存在而感受到快乐这就是我们存在的意义 我之前不以为意 现在想来他是对的 生活这么难 能感知身边的小幸福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孙旅说完 转头看向徐薄风 她们彼此相视一笑 笑容里是对另一个灵魂的感激 

  

  

  薄风 今天学校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吗

  徐建昌轻轻拍了拍女儿的头

  想什么呢 笑得跟你妈似的 愣头愣脑

  徐建昌你怎么说话的 我女儿像我怎么就一股子傻气了

  可爱 可爱

  徐建昌笑呵呵地一把搂过老婆的肩膀

  去去去 别在这里凑亲热

  徐薄风笑看眼前这对欢喜冤家 

  

  我们 是挺幸福的 

  

  

  

  ③

  不知不觉半个学期就要过去了 期中考试正气势汹汹地杀过来 徐薄风感到很头疼 她对物理加速度刹车一类的问题还是一窍不通 她很后悔暑假没有补习高一的知识

  物理果然就是用来碾压自尊心的 她向孙旅抱怨

  那数学和化学岂不是让你痛苦生而为人 孙旅笑着调侃

  我感受到了学霸的鄙视

  不不不 我和你一样 也是受害者

  徐薄风叹了口气 加快了步调

  喂 你走这么快干嘛

  我打算今天熬夜死磕加速度

  要不 我们一起写作业好了 你不懂的可以问我

  可是这样不会打扰你学习吗

  教你的过程中我也可以巩固所学知识点 一举两得咯

  那就太谢谢你了

  哪里哪里

  

  吃过晚饭徐薄风背着书包来到了孙旅家

  孙旅 你外婆呢

  她在房间里编写语文教材 你快进来吧

  外婆好厉害啊 那我们小点声

  徐薄风轻手轻脚地脱下鞋子 踮着脚尖走路 害怕发出一点声响

  孙旅被逗乐了

  哈哈哈哈哈 徐薄风你一本正经的样子真的很搞笑

  哎呀你小点声音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徐薄风捂着孙旅的嘴巴 把她推到了房间里面 然后关上了房间的门 她转过身打量孙旅的居室 四面雪白的墙壁 朝南是一扇木窗 木窗前是红漆的书桌 书桌旁有一个小小的书柜 书柜上贴了好多贴纸 贴纸上的卡通人物还是黑猫警长 大头儿子 葫芦兄弟还有芭比娃娃 应该是挺久远的文物了 孙旅弯腰打开书柜 从里面挑出一本物理辅导书 然后递给徐薄风

  这本书上的题目偏易 你先把基础练习这块做完 旁边有一些公式 把它们都记下来 不懂的再来问我

  徐薄风如获珍宝般接过辅导书 向孙旅点点头

    哈哈哈徐薄风你这个表情太搞笑了 接下来你是不是该敬个礼

    徐薄风翻了一个白眼 二人安静下来 开始苦战于题海

    到了晚上十点 徐薄风收拾书包准备回家

    你睡前把这些公式和错题再温习一遍 孙旅叮嘱道 

  嗯嗯 今天真的谢谢你啦 我觉得自己现在已经入门了

  孙旅双手撑着下巴 趴在床上 笑着看向徐薄风 徐薄风收拾完书包后抬头对上了孙旅的眼神 然后迅速低下头

  看我干嘛

  看你怎么了

  我不喜欢别人盯着我看

  徐薄风 我们认识这么久了 你和我对视还会觉得不好意思吗

  谁不好意思了 你那种窥探式的眼神让我看得浑身发毛

  你能不能别说的那么猥琐 还窥探式 你别看我不就得了

  谁想看你啊

  孙旅咧嘴邪魅一笑

  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啊

  孙旅你不讲道理

  我的逻辑没毛病

  我走啦我走啦 拜拜拜拜

  嘿嘿嘿 生气啦 我送送你呗

  谁要你送啊

  孙旅翻身下床走到徐薄风身边 站住

  徐薄风我们谁更高啊

  你站直了让我比一下

  嗯

  我高一点

  怎么可能

  不信你自己比嘛

  ……好像真是 无所谓啦 你高就你高吧

  幼稚

  两个人走出房间 恰好文芳也从房间走了出来

  外婆好 徐薄风礼貌地问候 外婆再见

  噗 你是一本正经地来搞笑的吗 

  孙旅笑着和徐薄风推推搡搡

  文芳刚摘下眼镜 迷迷糊糊中看见两个小丫头站在眼前 就是看不清脸

  孙旅你怎么带个小男孩回家了

  哎呀外婆你快带上眼镜吧 她是徐薄风 孙旅朝徐薄风尴尬地笑了笑

  不像啊 薄风头发哪有这么短

  外婆真的是我 好伤心啊又被当成男孩子 

  徐薄风委屈巴巴地看向孙旅 三个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次日早晨 天气灰蒙蒙的 下着细雨 徐薄风撑着雨伞像往常一样站在楼下等孙旅一同上学 不一会儿就看见孙旅勾着一个书包带 麻溜地一路小跑下楼

  孙同学今天起的真早

  徐薄风一脸欣慰地看着她

  有没有什么奖励啊 我今天可是提早了五分钟出门

  那我之前等你十五分钟有没有奖励啊

  嗯……

  孙旅眯起眼睛斜斜地看着徐薄风 突然咧嘴一笑

  有的呀

  话音未落 她走上前给了徐薄风一个拥抱

  你在干嘛

  徐薄风哭笑不得地看着她

  礼物就是本姑娘的一个温暖的怀抱

  徐薄风故作嫌弃地抖了抖衣服

  完了 我要回家洗澡

  你还不情愿 你知道多少人觊觎我的拥抱嘛 真是便宜你了

  那我还真是受宠若惊

  两个人就这样打打闹闹地走向学校 行至半路 小巷拐角处突然杀出一个人来

  徐暴风 !

  一个穿白色T恤的少年骑着单车像一道闪电横在了两人面前 来者名叫陈朝路 是一个个头一米八心里年龄只有八岁的幼稚男孩 初次见面时徐薄风这样向孙旅介绍

  你能不能好好念我的名字

  暴风暴风暴风

  ……找路找路找路

  徐暴风我要冷漠回应你打击报复的行为

  陈找路你至于吗 你家离学校就五分钟的路还要骑车

  我这是想尽一切办法节约时间 你这种学渣是不会懂的

  我就两个氦原子

  徐薄风像陈朝路丢了一个白眼 但对方并没有收到 因为他的目光一直落在孙旅身上

  Hello 孙旅 你们今天来得挺早的

  孙旅笑了笑 拉着徐薄风继续向前走 陈朝路推着单车 走在徐薄风身边 到了校门口孙旅去小卖部买水 徐薄风在门口等她 陈朝路也停下 两个人一起等

  陈朝路为什么你买了单车又不骑啊

  徐薄风鄙视地看着他

  要你管啊 对了对了 你们现在都几点出门

  你想干嘛

  我 就是问问 我看你们一会儿来得早一会儿来得晚就……

  陈朝路你少来 我们做同桌十年了 你心里什么想法我会不清楚吗 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喜欢孙旅

  你有病吧……

  陈朝路看见孙旅走来 连忙扯了扯徐薄风的书包

  待会儿到班上再说

  徐薄风无语地看着他

  你们刚刚在说什么啊 我好像听到了我的名字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好吧 你们有自己的小秘密 我也懒得问

  孙旅面无表情地走到徐薄风身边 三个人一路尬到教室

  目送孙旅走向四班后 陈朝路一本正经地看着徐薄风说到

  好吧我承认 我喜欢孙旅

  喜欢多久了

  从我第一眼见到她开始

  你放屁 你那个时候明明是喜欢班长的

  我……

  你死了这条心吧 孙旅根本瞧不上你

  你会不会说话啊你 我很差吗 长相英俊性格开朗成绩优异 像我这么完美的人你还能找出第二个

  你是怎么做到脸不红心不跳地说完这些话的

  我陈述事实时脸从来不脸红 不像某些人一跟陌生人说话脸红得跟猴子屁股似的

  陈朝路你说话注意点 不要太过分了

  哎呀红果果生气了 你要不要去告老师啊 看 我连位置都给你腾好了

  呵呵 徐薄风对这个贱了十年的同桌已经忍无可忍 她怒道 你和孙旅的事我管定了

  两个仇恨的目光彼此交汇 随即一道三八线诞生

  

  

  

  ④

  你有没有觉得陈朝路有点烦 孙旅对徐薄风说

  你不要理他就好了 徐薄风转过头瞪了陈朝路一眼 陈朝路用同样凶狠的目光秒回

  徐薄风我们还是走快点吧 我不喜欢被人一路跟着

  嗯嗯

  两个女生快步向前走

  我又不是色狼有必要这样防我嘛 陈朝路小声嘀咕 同时也加快步调

  终于到了学校 陈朝路进班时徐薄风已经在位置上坐好

  喂 徐暴风同学 你有必要这样吗

  陈找路同学你有必要每天这样穷追不舍吗

  我……算了

  切……

  

  中午孙旅找到徐薄风

  徐薄风 今天下午学生会要开会 和元旦联欢会有关 你先回去吧不用等我了

  好吧……

  你今天晚上还来我家写作业吧 八点见咯 

  嗯嗯

  那现在一起去吃饭吧 欸 等等 你是不是又被跟踪了

  徐薄风顺着孙旅的目光看去 一根大柱子后面 一个男生猥琐的笑脸渐渐完整浮现出来

  天啊 好恶心……

  徐薄风向孙旅靠近了一点 孙旅一脸冷漠 她拉起徐薄风的手径直向食堂走去

  

  一路上 徐薄风频频回头

  你老回头干嘛 孙旅问

  我看他是不是还跟着我们

  哎呀你不要再回头看啦 就当他不存在好了 

  孙旅把徐薄风的头扶正 

  她们来的不巧 此时正是食堂的人流高峰期 不断涌入的人绕着为数不多的几个窗口围成了一堵厚厚的城墙 里面的人出不来外面的人挤不进去 只要你来到食堂你就会听到这样的对话

  喂你打完了菜没有啊 打完了就快点走啊

  你倒是让开啊 我怎么挤得出去啊

  哎呀不要挤啊不要挤啊 麻烦让一让啊 菜都凉了

  

  徐薄风和孙旅傻愣愣地看着眼前这宏伟壮观的一幕 端着两碗白饭 进也不是走也不是

  这时一个魁梧的身影砸破了人墙 横扫了每个窗口后 又突破重围 来到了徐薄风和孙旅面前

  陈朝路趾高气昂地看着她们 说道

  一起吃饭吧 我连菜都帮你们打好了

  徐薄风和孙旅面面相觑 又看了一眼人潮汹涌的抢食大队 最终还是被陈朝路推着走了出去

  我不知道你们两个喜欢吃什么 就多点了一些 

  你盘子里怎么全是辣椒啊 孙旅不怎么吃辣的

  徐薄风用筷子拨了拨陈朝路的盘子

  女孩子都喜欢吃清淡的一点的东西 我说这些都是你点给你自己的吧

  我又不知道她喜欢吃什么

  陈朝路有点委屈

  找到了找到了 有土豆丝 孙旅可以吃土豆丝

  徐薄风用筷子夹了一大把的土豆丝放进孙旅的碗里 

  你们要不要喝汤 我去帮你们倒汤

  今天什么汤啊

  紫菜蛋汤

  好耶

  谢谢我不用了

  食堂做的紫菜蛋汤很良心的 徐薄风强力安利

  可是我不吃紫菜

  好吧那我就去打两碗汤

  谢啦谢啦

  孙旅看着陈朝路走远 又看了一眼徐薄风

  你和陈朝路很熟吗

  当然啦 不是和你说过吗 我们已经做了十年同桌 十三年同学 我们幼儿园都在一个班

  这样啊 感觉你们关系很好

  嗯……还行吧 我们可能熟到在彼此眼里都成了没有性别的人 

  我觉得你和他在一起时感觉很自然 至少不会动不动就脸红

  欸我哪有动不动就脸红

  现在就有 那你和我在一起时相处的感觉也像和他在一起时那么轻松自然吗

  嗯……其实和不同的人在一起会有不同的感觉 每个人都是不同的

  那……

  我来啦

  陈朝路端着两碗盈满的汤走来

  喂你走慢一点汤都撒掉了

  你怎么天天就知道指手画脚的 连句谢谢都不会说吗

  我要多的那碗

  不行

  我好渴 快点给我

  徐薄风你的教养都喂狗了吗

  嗯 都喂你了

  ……

  孙旅你想喝什么 要不我去帮你买瓶饮料

  不用了 我吃饭的时候不喝东西

  好吧

  徐薄风朝陈朝路不屑地笑了笑 被陈朝路回以白眼

  

  下午 孙旅结束了会议后一个人独自回家 经过十班看到陈朝路在教室后的黑板上出黑板报 他正用水彩勾勒出一个可爱的卡通人物 孙旅站在门外看他细细勾勒 等陈朝路回过神时已经过了二十分钟

  欸孙旅 你不是和徐薄风一起回家的吗

  今天下午学生会开会 我让她先走了

  这样啊……

  你还有多久结束啊 我们一起走吧 

  我还差一点点 再等十分钟行吗

  可以 你慢慢画吧

  孙旅走进教室 找到徐薄风的位置 坐了下来 徐薄风的书乱七八糟的堆在桌子上 她叹了口气 有条不紊地收拾好桌子 她又瞥了一眼陈朝路的课桌 还蛮整洁 她看了一会儿 像是发现了什么 用手轻轻拨开陈朝路的书堆 看到压在下面的黄色便利贴 上面有一个卡通小人 短头发小圆脸 正眯着眼睛傻傻地笑着 她把书堆重新摆好后又回过头看了一眼 发现黑板上的卡通小人和便利贴上的一模一样 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陈朝路和孙旅一同出了校门 陈朝路扶着单车 孙旅站在单车的另一边 两个人沉默地走着

  陈朝路 我说话不喜欢拐弯抹角 你是不是喜欢徐薄风

  陈朝路停了下来 一脸诧异地看着她

  你怎么知道的

  喜欢一个人时 眼睛是藏不住的 而且你的很多举动都暴露你喜欢她的事实啊

  你从哪里看出来的

  徐薄风喜欢吃辣椒 所以中午的辣椒你都是为她点的 你知道徐薄风喜欢喝紫菜蛋汤所以中午主动帮她装汤 你甚至偷偷画了徐薄风的卡通画像 还把她画在了黑板上 我猜你每天都在等她上下学 而我只是一个幌子 对不对

  陈朝路脸红地低下了头

  我和徐薄风认识十三年了 我以为她懂我的 没想到还不如一个外人

  孙旅不屑地笑了笑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发现自己喜欢她的

  应该是初二的时候吧 你知道的她性格很内向 在熟人面前还能放得开 但在陌生点的人面前就特别拘束 还特别容易脸红 那时候我们班有一个长的很好看的男生 是个社会人 总是来调戏她 后来这件事让外校的一个女生知道了 以为是徐薄风在卖弄风情 故意招惹那个男的 于是放学叫了一群社会人堵她 刚开始我们谁都不知道这件事 后来在篮球场上有看热闹的人跑来告诉我们徐薄风被人堵了 我带着一批人跑去 还好及时赶到 差一点就让她被人扇耳光了

  把那群人赶跑后 徐薄风还惊魂未定地站在那儿 脸色苍白 我走到她旁边想安慰她 没想到她一下就扑到我的怀里哭了起来 她哭的时候不发声 就是抱着我不撒手 但是整个人在打抖 她是真的被吓到了 等她情绪稳定了 我问她是不是很生气 要不要教训一下那个男的 她说她不生任何人的气 她只是对自己很恼火 如果不是自己懦弱的性格 也就不会发生这些破事 等到第二天我去学校时发现她把头发剪了 跟个假小子似的 她真是太自卑了

  可能从那次开始吧 或许更早些 我不知道 但是她是第一个让我有很强保护欲的人 我想一直照顾她 她也值得我去爱护 

  这算是爱情吗 她只是激发了你的保护欲而已 如果有一天她不再是那个害羞胆怯的徐薄风了 不需要任何人的庇护 你确定你还会喜欢那个时候强势的她吗

  陈朝路抬头看向孙旅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现在喜欢她 不管因为什么 我就是喜欢她 而且是很用心的喜欢 如果她能感知并且回应我当然最好 如果没有也无妨 喜欢一个人是自己的事情 我不会后悔自己的付出

  孙旅沉默了 这是她想听到的答案吗 她也不知道 只是觉得好烦 好想快点回家

 

  孙旅回家时已经是晚上七点 她吃过晚饭后冲了一个澡 回到房间时看到徐薄风已经乖乖坐到了书桌一角 正认真地与物理题搏斗

  孙旅轻声走到她的身边 十道题错了四道 她叹了口气 惊动了徐薄风

  

        吓我一跳 你怎么走路没声啊

  突击检查 徐薄风同学表现良好

  物理真的好难啊

  已经进步啦 现在十道题只错四道 你上次来时十道题错了五道

  你憋说话

  好了好了你不要心急 我们慢慢来 你看这道题其实你已经有正确思路了 只是做题还不够严谨 你要注意……

  

  
       
        孙旅 你等我就是要问我这些吗     陈朝路问她

  嗯

  不过你知道这些有什么意义 还是你想当媒人……

  你不要想太多 我只是想确认一件事情而已 和你无关的事情 

  我先走了 还有 明天不要再跟着我们了 她真的很不喜欢被人跟着

  孙旅面无表情地看着陈朝路 然后转身离开

    
        她什么都不愿想 她就是好想回家 好想看到某个蘑菇头傻瓜

  

  

  

  ⑤

  期中考试结束 大家都如释重担

  孙旅孙旅 如果我物理及格了就请你喝奶茶

  喂 你能不能不要给自己定这么低的目标啊 你如果只是刚及格就不要来见我了 这种卷子起码上70吧

  你去狗带吧 去护城河请向右拐 好走不送

  徐薄风恩将仇报啊 坏女人

  略略略

  孙旅!

  陆玖向她们跑来 一把钩住了孙旅的脖子

  孙旅考完了一起去看电影吧!

  没兴趣

  不要这么扫兴嘛 要来就快点 大家都在那边等着呢

  我真的没兴趣 这段时间又没有什么好看的电影上映 都是商业烂片

  哎呀主要是同学聚会好玩嘛 小美女快来玩呗

  徐薄风站在一边 有种电灯泡的尴尬感

  孙旅看了徐薄风一眼

  我真的不去 我昨晚还发低烧来着 我奶奶也不会同意我去的 改天吧 下次聚会一定出席

  你发烧啦 没事吧

  现在已经好了 我要回家早点休息 你快去找她们会和吧

  好吧 到时候QQ联系 走啦拜拜

  拜拜

  孙旅舒了一口气 

  你干嘛不去啊   徐薄风问她

  不想去 好累

  你不是哪热闹就往哪钻的吗

  要说热闹谁比得上你家啊 我今天晚上去你家打游戏吧 欢迎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 欢迎欢迎 热烈欢迎

  

  晚上经历一场激烈的游戏大战后 孙旅瘫倒在徐薄风的床上

  

  孙旅你真是游戏黑洞 我完全被猪一样的队友拖累了

  不是我太菜 是你爸妈太强了 你们一家人都是游戏大佬啊

  哎呀这话说的 见笑见笑

  徐薄风坐在椅子上 柔和而昏黄的灯光照在她的身上 还挺楚楚动人的

  徐薄风 你把头发留长吧

  为什么

  我想看看你长头发的样子

  切 我长头发可丑了 看了你会失望的

  说的跟你短发有多好看似的 真自恋

  你……

  哈哈哈哈 我开玩笑的 说真的 把头发留起来吧

  徐薄风看着她 笑着点了点头

  你答应我了 别剪啊

  行行行

  真好 那我回去了 晚安咯

  晚安 

  

  可是说了晚安的人还坐在床上 孙旅把两只手做成圈 放在眼睛前 像正在使用一副望远镜 就那样看着徐薄风

  你在干吗

  孙旅笑而不答 徐薄风只能看到孙旅向上弯起的嘴角

  孙旅你这样太幼稚了 不要做那个动作

  徐薄风被这样看的不好意思了 她笑着走向孙旅 想把她的手拿下来 可是当她刚触碰到孙旅的手时 孙旅马上抱住了她

  你记不记得你问过我 为什么搬回这里 为什么只和外婆住在一起

  嗯

  我爸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 他们离婚后一年 我爸就和别的女人组建了一个新的家庭 我搬来的前一个月 我妈嫁到了新加坡 这里的老房子是我妈留给我的 搬来这里之前我觉得自己是个情感麻木的机器 每天活得和行尸走肉没有区别 可是来这里以后很多事情都在发生改变 你可能不知道其实你给了我很多安慰 徐薄风谢谢你

  孙旅把头埋进徐薄风的怀里 像娇小的猫咪钻进少女的怀中 还撒娇般地蹭了蹭 徐薄风把下巴轻轻抵在了孙旅的头上 紧紧又温柔地把她揉进怀里 除此之外她不敢乱动 她害怕自己多余的小动作会惊动怀中小人 就像花朵害怕惊扰停在花瓣上的蝴蝶那样小心

  过了一会儿 孙旅松开她

  好累啊 我差点睡着了

  徐薄风看着孙旅疲倦的双眼眯成一条长长的细缝 雪白的面颊上露出可爱的红晕 她把头迅速转向别处

  快回去睡觉吧

  嗯

  孙旅点点头 她慢悠悠地爬下床 然后出门离开

  

  扑通扑通扑通……

  

  完了 真的要出事了……

  徐薄风心想。

  

  

  ⑥

  次日早晨 孙旅走下楼时发现徐薄风并没有出现在楼下 她又爬回六楼敲徐薄风的家门 得知徐薄风已经出门了

  什么情况啊 孙旅心想

  来到学校 孙旅朝十班走去 看到徐薄风正坐在位置上早读 心里舒了一口气 原来她已经安全到校了 但放松之后却是困惑 为什么她要先走呢 孙旅有点生气 她想叫徐薄风出来解释一下又忍住了 

  或许她有什么事情急着处理来不及通知吧 中午再来找她好了

  可是到了中午 徐薄风仍是提前消失

  她到底在干嘛 她不会生我的气了吧 可是我没做什么啊

  孙旅百思不得其解 

  她一定是有事情 下午再来找她好了

  下午放学时 孙旅早早赶到十班 恰好十班还没下课 可是一直到教室里只剩下值日生 徐薄风也还没出来 孙旅真的有点生气了 她走进教室看见徐薄风正在问陈朝路问题 挨着坐的两人此时不约而同地抬起头对上孙旅冷冷的目光

  这么晚了还不回去啊

  徐薄风尴尬地看着孙旅 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她

  我和徐薄风等会儿想回初中看看老师

  陈朝路出来解围

  嗯嗯 我们在等同学一起去 我没这么早回去 你还是先走吧 不用等我了

  徐薄风尴尬地笑了笑 她的脸又红的像火烧似的

  孙旅感觉有种被人故意排挤在外的失落感或者比这更糟 但她还是平淡了说句早点回家 然后离开 

  徐暴风 你是不是和孙旅闹矛盾了

  你不要那么八婆

  真的不懂你们这些女孩子耶……

  哎呀不要吵啦 你快讲一下这道题

  讲什么啊 我都说了我不会

  你到底有什么用啊

  所以叫你问孙旅啊!不知道你在搞什么鬼!

  嘘!你小点声音啦!

  

  晚上徐薄风没有来 孙旅很烦躁 特别是她想到下午空荡荡的教室里 那两个人靠的那么近 说是讨论问题实际上却有说有笑 真的好气啊

  孙旅把笔一摔 想把徐薄风揪出来问个清楚 但刚起身又立马坐了下去

  我为什么要生气啊 我有病吧 我和徐薄风就是好朋友的关系 如果她恋爱了我应该恭喜才对啊 我生什么气啊

  孙旅狠狠地掐了把自己脸上的肉肉

  冷静下来 快点冷静下来 你们就是普通的好朋友 不要想那么多

  不行不行满脑子都是这件事情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孙旅快点清醒过来 快点清醒过来 快点清醒过来

  算了 睡觉 一觉醒来世界和平

  

  孙旅关了台灯钻进被子里 后来她发现自己只是解锁了一个新地点来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 不知过了多久 她终于迷迷糊糊地睡去 醒来时正是早上五点半 她火速打理好一切 跑到楼下静候徐薄风的出现 此时五点四十五分

  六点十分时徐薄风哈欠连篇的出现了 她带着睡眼惺忪的眼睛 迷迷糊糊地如游魂般走了下来 孙旅看到她时内心的激动冲散了早起的疲倦 她正想走上前去和徐薄风打声招呼却又停住 徐薄风起这么早明显是想避开自己 自己这时出现岂不是自讨人嫌 可是徐薄风莫名其妙地躲着自己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 误会如果不能及时解决会成一辈子的遗憾吧 

  孙旅这样想着 鼓足勇气向徐薄风走去

  

  徐薄风!

  孙旅内心有些忐忑地跑到徐薄风的身边 她看到徐薄风突然僵直了身体 有点想笑

  起的这么早啊 是去读书吗

  早啊孙旅 你也起得很早嘛

  徐薄风把头偏向别处 不想与孙旅对视

  我起的这么早是有原因 我怕某些人又一声不吭地跑掉

  ……

  你是不是在躲我啊

  没有啊 没有啊 我躲你干嘛

  那你为什么起这么早 一下课就跑 还是你谈恋爱了……

  没有没有没有 你不要乱想

  那你为什么突然不和我说话

  我……

  徐薄风!

  前面陈朝路正骑着单车帅气地抵达战场

  徐薄风上车吧 老司机带你上学

  好嘞!

  徐薄风小跑着奔向陈朝路 头也不回地说道

  孙旅我有点事先走了 以后再说吧

  

  

       什么情况

  徐薄风你在干什么啊

  你是瞎了所以看不到我对你的执着吗

  孙旅在内心咆哮 

  

  心好痛啊。

  

  

  

  ⑦

  陈朝路你来的真及时

  我们同桌十年了 我还不清楚你心里的那点小算盘

  嘿嘿嘿

  不过 逃避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无论过去多久问题始终都在那里 你迟早是要自己面对的

  ……

  你和孙旅到底怎么了 我觉得她挺在意的你

  不是她的问题

  那是你的问题咯

  ……

  ……

  陈朝路

  嗯

  如果我告诉你 我喜欢上了一个女生 你会怎么看我

  ……

  

  

  ⑧

  孙旅红着眼眶走进教室 同桌陆玖感受到了她的低气压  

  孙旅 你还好吧

  嗯

  你是不是不舒服啊

  没有啊 你认真读书吧 我没事

  哦…… 

  中午 陆玖担心孙旅状态不佳于是打算和她一起去食堂吃饭 孙旅答应了 两人一起走出教室 抬头看见徐薄风正站在教室外面 好像等了很久

  孙旅……

  她小心叫唤她的名字 那个神情像是做错了事情的孩子 

  

        要不要理她

  可是她那么过分

  算了

  孙旅心想。  

  

        你找我啊

  嗯 一起去吃饭吧

  

        孙旅一脸歉意地看着陆玖

  抱歉啊 我有点事要和她说

  然后她走到徐薄风的身边 当她走近时 徐薄风突然握住了她的手 带着她跑了起来

  

  喂 你跑什么啊

  不跑快点就抢不到饭啦

  徐薄风你到底在搞什么鬼啊

  噗 哈哈哈哈哈哈

  你跑步不要笑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有毒啊你 哈哈哈哈哈哈哈

  

  两个人就这样一路飞奔来到了食堂

  我说了吧 这个时候食堂的人不多 我们可以很轻松地打到饭了

  哎呀累死我了 你以后要再这样 我就不和你一起吃饭了 太丢人了

  ……和我在一起很丢人吗

  什么……你是不是真的傻啊 

  
        两个人相视一笑

  
        徐薄风你的脸怎么又红了

  哪有啊 你还说我你自己也不是火红火红的

  我……我是累的好嘛

  切 少来

  

  

  她们的手还紧紧拉着

  我们的手还紧紧拉着

  

  陈朝路问我 为什么喜欢她 我说因为和她在一起时感觉自己不再是孤单一个人

  他说那只是内心的空虚恰好被填满了而已 未来或许还有别人能更好地填补心灵的空洞

       或许吧 但我就是喜欢上了 好喜欢好喜欢 好像用尽了所有的力气 

       当我真正喜欢上一个人时 哪里还管喜欢她的理由呢 我连她的回应都不敢贪图妄想

  

  我一直纠结于对她感情的定位 好像女生之间的友谊多少都有些暧昧不清

       就算是纯洁的朋友之间也会有极强的占有欲吧 可是在遇见她之前我从来没有过这种感受

       我会在意谁陪她逛街 会担心谁对她放电 会害怕在她难过时我没有办法第一个出现

       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到底是什么样的 大概就是看见有关她名字里的一个字心都会扑通扑通扑通的跳吧

  

  

  

  如果你决定跟随感觉 为爱勇敢一次……

  

  

  

  【END】

——————————————————————————————
①其实小说名和内容没啥关系
②这个作者很懒 连标点符号都不愿用
③终于终于写完了一篇姬文 好开心*٩(๑´∀`๑)ง*

 

评论

热度(1)